他使中国现代诗第一次具有“形而上的品格”--冯至十四行诗二首

2019-11-06 | 广州市佛教协会     浏览量:119        文章出处:网络

    他是被鲁迅誉为“中国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

    他叫冯至,他的《十四行集》,是中国新诗史上“最集中、最充分地表现生命主题的一部诗集,它是一部生命沉思着的歌”,它使中国现代诗歌第一次具有了“形而上的品格”。

     

    我们准备着/冯至

    我们准备着深深地领受

    那些意想不到的奇迹,

    在漫长的岁月里忽然有

    彗星的出现,狂风乍起。

    ==

    我们的生命在这一瞬间,

    仿佛在第一次的拥抱里

    过去的悲欢忽然在眼前

    凝结成屹然不动的形体。

    ==

    我们赞颂那些小昆虫,

    它们经过了一次交媾

    或是抵御了一次危险,

    便结束它们美妙的一生。

    我们整个的生命在承受

    狂风乍起,彗星的出现。

     

    在中国的四十年代,冯至的《十四行诗集》是一本很有影响力的诗集。十四行诗是欧洲的一种抒情诗体,又音译为“商籁体”,语源于普罗旺斯语Sonet,最鼎鼎有名的是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冯至采用这种外来体的形式,表达内在的哲思和诗情,是他的一大贡献。即便放眼整个现代诗坛,都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它表明中国现代新诗人,已经有足够的思想艺术力量,消化外来形式,利用它来创造中国自己的民族新诗”(《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钱理群等)

    《我们准备着》是冯至《十四行集》中的第一首诗,在某种意义上为整部《十四行集》设写了基本的构成框架:忍耐、承受、保持对某种“恩惠”的虔诚期待,在诗行中营造出一种潜在的张力。整首诗和歌德“飞蛾扑火”的比喻非常相似,正是看到生命的脆弱和无常,才有面对死亡的勇气。

    集中同样具有力量的还有它的第八首:

    一个旧日的梦想

    是一个旧日的梦想,

    眼前的人世太纷杂,

    想依附着鹏鸟飞翔

    去和宁静的星辰谈话。

    ==

    千年的梦象个老人

    期待着最好的儿孙——

    如今有人飞向星辰,

    却忘不了人世的纷纭。

    ==

    他们常常为了学习

    怎样运行,怎样降落,

    好把星秩序排在人间,

    便光一般投身空际。

    如今那旧梦却化作

    远水荒山的陨石一片

    我接触《十四行集》前,已熟读所有新诗重要诗人,他们在语言上和风格上各具特色,但都没有冯至在十四行诗中给我带来的那种陌生感和生疏感。这是一种雕塑般的语言,有着雕塑般的沉静、质朴和空间感。就冯至本人的变化而言,则是从幼嫩的白话过渡到明晰的现代汉语,这是一种适当的欧化的白话,更确切地说,是一种现代感受力。——诗人黄灿然

    作者简介

    冯至 (1905-1993),原名冯承植,直隶涿州人,被鲁迅称为“中国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冯家为天津著名盐商,八国联军侵华后避难于涿州,故生于涿州。曾就读于北京四中。1923年加入林如稷的文学团体浅草社。1925年和杨晦、陈翔鹤、陈炜谟等成立沉钟社,出版《沉钟》周刊,半月刊和《沉钟丛刊》。1930年留学德国先后就读柏林大学、海德堡大学,1935年获得海德堡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36年至1939年任教于同济大学。于1941年创作了27首十四行诗,编为《十四行集》于次年出版,被视为中国新诗进入成熟期的标志之作。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

     


广州市佛教协会   |   邮政编码:510170   |   E_mail:admin@gzfjzx.com   |   粤ICP备16122627号-1 |   公安备案号:44020503002685
联系电话:020-81068200   Copyright@2010-2011广州市佛教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