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全国首届创建和谐寺观教堂先进个人”耀智法师

2011-12-20 | 广州市佛教协会     浏览量:916        文章出处:《广州民族宗教》杂志

    北京路,自古以来就是广州的城市中心,经过千年的积淀,今天已经成为广州最繁华的商业核心之一。在这里,游人如织、商贾如云,浓郁的现代商业气息扑面而来,热闹喧嚣无处不在。就在高楼广厦环抱之下,但见古榕依稀,禅唱庄严,作为羊城四大丛林之一的大佛寺就坐落在距离北京路几步之遥,这和附近的浮华闹市似乎格格不入。

    然而,“弘扬佛法就应该在城市里、在商业街区里,既有给人提供物质食粮,也有提供精神食粮,没有任何冲突。” 广州市佛教协会会长、广州大佛寺住持耀智法师这样回答记者的疑问。在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为人们提供一片荡涤心灵、回归宁静的净土,满足人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成为了现代宗教的崭新课题。成长于改革开放新时期的耀智法师正是自觉肩负起时代使命,带领广州市佛教界以及大佛寺的一众弟子结合时代趋势弘法利生,为创建和谐寺观教堂,构建幸福广州作出杰出贡献。20101229日,由中央统战部和国家宗教事务局联合主办的首届全国创建和谐寺观教堂表彰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广州市佛协会长耀智法师荣获“全国首届创建和谐寺观教堂先进个人”光荣称号。

    一、少年入道: 成长在新时代的高僧

    耀智法师俗姓庄,名诺,出生于1965年,广东陆丰人。当时陆丰并没有正信的佛教道场,诸多庙宇供奉的都是神像,属于民间信仰。庄诺17岁初中毕业回家,经-常到父亲所在的农场耕作地里帮忙干农活。1982年夏天,五台山有两个僧人想借用农场做佛堂修行。庄诺一听是五台山的僧人,想起了武侠小说里的少林武僧,幻想着可以跟他们学习武艺,于是欣然答应了。两位僧人住下来后,庄诺晚上就继续在农场练武,僧人们看见后很高兴地要求向庄诺学习。这一下使庄诺有点失望,本以为僧人们会带来高深的武功,现在自己反倒成了他们的教练。但是既然不能在僧人那里学到高深的武功,也许会有其他更深层次的东西可以学,于是庄诺开始跟着他们做功课,唱念诵经。两位僧人觉得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很有慧根,便赠给他四本书,包括有《觉海慈航》《释迦牟尼佛传》、《临终须知》、《向知识分子介绍佛教》等。此前从未接触过佛教的庄诺除一些深奥的佛教名词看不大懂外,其它的居然都看明白了。于是庄诺更加亲近佛教,坚持做早晚功课,并开始吃长斋了,并且因为觉得习武已经-不重要,便解散了武馆,专心钻研佛法。

    随着庄诺与佛教日益亲近,家里反对之声渐起。受“文革”时期“破四旧”影响,人们普遍认为年纪轻轻就开始吃长斋是封建迷信的行为。乡里人开始议论与嘲笑,不懂佛法的兄长也开始反对,指责父子俩。几经思量,父亲决定把庄诺送寺庙出家。由于当时寺院不敢乱收徒弟,时任六榕寺监院新成长老只能半夜十二点代其弟子光镇法师主持剃度,收为徒孙,取法名耀智,法号隆慧。19831987年耀智法师考入上海佛学院并受具足戒,1988年到1992年考入北京的中国佛学院学习。随后,耀智法师先后赴加拿大、美国、斯里兰卡、新加坡等国传经参学。回到广州以后,历任广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广东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广州市佛教协会会长,广东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还被推选为越秀区人大代表、广州市政协-常委。


    (耀智法师在印度弘法期间,游历到恒河畔。)

    二、爱国爱教:佛教优良传统的继承发扬

    多年的异地参学和弘法经历,使耀智法师深切地感受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办,中国的优秀传统必须由中国人来继承和光大,正所谓“不依国主,佛事难成”,国兴则教兴,没有国家的强盛,就没有宗教信仰自由和发展。”

    (大佛寺旧址)



    事实上,耀智法师所住的大佛寺在近百年的革命风云中就曾发挥过重要的积极作用。 1921年,广州“五大丛林”(长寿寺已荒废,今余“四大丛林”。)的诸山长老、四众弟子及社会各界名流就联名发起在大佛寺内成立广州佛教阅经社,附设佛经流通处,教化社会、净化人心。此举深得孙中山先生嘉许,亲笔赠“阐扬三密”墨宝,制成匾额后至今仍悬挂在大雄宝殿正门上。1926年蒋介石等国民党右派分子策划了“中山舰事件”,破坏国共合作统一战线。北伐军事委员会委托周恩来把“中山舰事件”时从第一军等部队中排挤出来的各级党代表集中在大佛寺,开办了“中共党员高级政治训练班”并任主任,陈延年、邓中夏、彭湃等早期共产党代表人物都任过教员。培训班主要以政治思想教育为主,从522日至7月底结业,前后两个多月,培训学员50多名,他们被派到第四军、第二军和第六军任职,在北伐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自耀智法师接任大佛寺主持起就一直继承和发扬大佛寺以及广州佛教界爱国爱教的光荣传统,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努力服务于幸福广州的建设,完成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实现人间净土的美好愿景。2010年,耀智法师带领全市佛教界积极投身涉亚运宗教服务,不仅在亚运村设了临时宗教服务点,包括大佛寺在内的重点寺观教堂也都设立了宗教志愿服务点,为入寺的中外游客提供解说、引导礼佛和交流等志愿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三、中兴丛林:多方筹划苦心玉成

    出家之初,耀智法师本想仿效到访家中的那两位五台山行僧人,一边云游四方一边弘法修行,自在自得,不为形役。然而,经过多年的海内外游学弘法,耀智法师深刻地体会到,佛教作为一门外来宗教能够在中国广为流传并至今生机勃发,关键就在于佛教始终与中国的社会历史发展相适应。在瞬息万变的今天,当代佛教更加应当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努力结合现代人们的特点和需求进行弘法。为了将自己的理念付诸实践,耀智法师放弃了游学四方的梦想,欣然接受了广明老法师的邀请接手大佛寺,肩负起创新弘法利生方式、中兴佛教丛林的使命。1996年,年仅32岁的耀智法师正式出任大佛寺住持,从此为大佛寺的发展规划,不断奔走,殚精竭虑,苦心玉成。

    大佛寺始建于南汉(917971),几经兴废,至明代成为广州“五大丛林”之一。清康熙二年(1663)镇守广州的平南王尚可喜自捐王俸(政府发放的工资)重修,时人称“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大佛寺之名由此而得。之后又历几百年沧桑,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大佛寺虽然修复了大雄宝殿,重镀了金身,但只有2000多平方米的用地,被拥挤破败的民居、校舍层层包围,让这座千年古刹失去了传统寺院的基本格局。


    (拆迁改造前的大佛寺隐没在民居中。)

    耀智法师在进行了大量详细深入的调查研究之后,率僧众发下三大宏愿,以此作为一段时期内大佛寺建设的重点任务,包括:创办现代化图书馆,兴建祖师塔园以及收回被占用房产建设弘法大楼。

    “在北京路这片寸土寸金的商业旺地,大佛寺作为一所佛教寺庙能够得到今天的发展,离不开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深入推进,市委市政府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把推进大佛寺的规划建设作为落实党和国家宗教政策的重要体现。大佛寺的恢复和扩建,见证了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广州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也见证了改革开放三十年市委、市政府对宗教工作的大力支持与保护。对此,我们佛教界十分感恩。”谈到三大宏愿的实现,耀智法师感慨地说。

    2000年图书馆正式开放,成为广东省一家面向社会开放的现代化佛教图书馆,2003年被列为“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佛教分馆”。图书馆室内全面安装空调,采用现代化电脑管理,目前藏书已达8000余种,四万余册,既包括了佛教各类著作,又包括历史、地理、哲学、文学、美术、儿童读物等书籍。2001年,大佛寺收回了位于白云山东麓约一万平方米的祖师塔园历史用地,重建“大佛寺佛世山庄”。经过近三年的努力,目前已全部竣工并正式对外开放,用于纪念大佛寺开荒祖师及先辈长老。20047月,惠福西小学已按照大佛寺与越秀区教育局签署的协议搬迁,其房屋、土地使用权已正式归还

    大佛寺,有关部门正在着手进行具体设计,以重现大佛寺的历史风采。至此,三大宏愿全部实现,大佛寺作为弘扬人间佛法的道场,日见规模。


    2007年,时任市长、现任市委书记张广宁在大佛寺调研,并参观大佛寺图书馆。)




    (耀智法师亲力亲为,协调推进大佛寺拆迁工程。)

    2005年,在耀智法师大力推动下,大佛寺慈善功德会成立,当天他宣布了三个新的大愿:一是将大佛寺建设成为广州市的佛教弘法中心。二是建设一个可以给广大同修提供短期共修的清净道场。三是建设一个以佛教徒临终关怀为主要功能的康复医院,并成立老年人活动中心。大佛寺扩建拆迁工程自20054月起分一、二期进行,合计征地面积为12238 m2(其中含大佛寺大殿等原用地5223.81平方米),拆迁建筑面积为23536.24 m22010年,为迎接广州亚运会,大佛寺完成了大雄宝殿以南临时建筑建设和绿化,完善了寺院内部的绿化美化,对大雄宝殿进行高标准的修缮,完善了无障碍设施,整体面貌焕然一新。目前,大佛寺正在积极推进以佛教文化中心大楼为重点的规划建设。千年古寺光辉重现,耀智法师的弘法利生的平台越来越宽广。


    (规划拆迁建成后的大佛寺效果图)

    四、现代佛法:给力历史文化名城

    2011年,广州将培育世界历史文化名城明确写入“十二五”规划。大佛寺作为广州四大丛林之一,既是广州佛教的代表,也蕴含着岭南文化深邃精华。耀智法师高瞻远瞩地看到,北京路商业步行街是位于历史文化名城广州腹地的千年古道,大佛寺是位于历史文化名城广州腹地的千年古寺,两者在历史上浑然一体,不可分割。在广州建设世界历史文化名城的进程中,大佛寺有责任,也有能力作出积极贡献。为此,耀智法师主持推进了一系列文化建设,结合北京路千年文化商都的规划,深挖佛教文化资源,同时注重契合现代人的根机,使用现代手段传播佛教优秀文化,为广州的文化名城建设注入动力。

    今天,当我们站在广百百货大厦西侧新翼的门前,就会看到大佛寺图书馆和大佛寺素食阁醒目的招牌。沿着古朴的楼梯登上二楼,就来到大佛寺图书馆。图书馆内整洁、宁静,二十多人分散坐在阅览室里,或静静地看书,或安静地上网浏览。他们身后的一排书架码满了书,主要都是佛学类的书籍,也有其他宗教类别的书,还有文学历史、地理风俗等方面的书。阅览室里能看到花白头发的夫妻,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还有跪在椅子上看的小朋友和做习题的中学生。“平时图书馆每天都有四五十人坐在这看书,周末人稍微多一点,有老人也有年轻人,据不完全统计,六年多时间里,来此读书听经的人数已超过50万人次,社会各阶层的人都有。”图书馆的管理员说。品味完精神食粮,还可以继续拾级而上来到三楼的大佛寺素食阁,品尝佛教的素食斋菜。素食馆装修既突出佛教特色又融合了岭南文化元素,同时富有现代的舒适简约的美感。菜品虽然都是素菜,但品种繁多、用料纯正,“佛光普照”、“佛门妙香”、“觉海慈航”、“离苦得乐”……每一道菜名都包含佛教意味,让讲究饮食的广州人在品尝美味的同时也能得到佛教文化的熏陶。


    (整洁舒适的大佛寺图书馆阅览室)

       耀智法师还利用图书馆这个平台,结合不同年龄层次的人群因材施教,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有针对青年的 “青年佛法修学班”、“青年佛学提高班”、“青年静坐班”、“海螺梵乐艺术团”,也有专门为佛教在家信众的孩子们办了“少儿绘画班”、“少儿艺术班”和“少儿诵读班”。这些学习班开设的课程主要是教孩子们学习绘画,诵读《三字经》、《唐诗选读》、《大学》、《中庸》、《弟子规》等传统经典,并不涉及宗教内容。随着大佛寺规划拆迁工作的推进,大佛寺图书馆和素食阁正面临着搬迁,但是耀智法师表示,图书馆和素食阁作为佛教文化传播的窗口一定会继续办下去。

    除此以外,大佛寺创办了季刊《如是雨林》。自2008年底创刊以来,已经陆续分季出版了16期,因其内容寓意深远,贴近生活,通俗易懂,深受读者喜爱,每期发行约13万册,在同类刊物中居首位。大佛寺还开辟了门户网站,利用互联网介绍佛教知识,传播佛教正信正念。

    五、弘法利生:把握机遇创新求变

    谈及佛教寺庙,人们比较容易联想到深山老林,孤灯古寺,因此地处农村和山区的丛林往往获得较多的关注,例如韶关的南华寺、乳源的云门寺等。但是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人们物质生活日益丰富,对精神世界产生了越来越高层次的需求,城市里的丛林必然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耀智法师清楚地认识到,这是身处城市核心地段的大佛寺的发展机遇。

    为此,耀智法师积极开展了多方面的实践探索,其中包括开设大佛寺图书馆和素食阁,以此为窗口,向普罗大众敞开认识佛教的方便之门。图书馆定期开展弘法讲座,迎请高僧大德讲经开示,开辟网上佛学论坛,设置佛学疑难解答留言薄等。据不完全统计,十年多时间里,来此读书听经的人数已超过上百万人次。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人们越来越多地面临着精神空虚、信仰危机等问题。耀智法师认为,佛教要因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加强弘法力度,尤其是要宣传佛教文化中抒缓心理问题、化解烦恼痛苦的方法,大力推广佛教强调的尊敬、和乐、诚信、互助的理念,还与华南农业大学合作开设了佛教心理咨询室,探索佛教在调适社会心理中的积极作用。针对二十一世纪老人数量增加,精神食粮缺乏的现实特点,专门开办的老人佛学共修班,为老人们提供一处清修的园地。大佛寺于2003年成立了念佛团,成员都是本市及周边城市的信众,共有9个班四千余人。通过诵经学佛,丰富了老人的精神世界,如有哪位老人归终,其余人会自愿到他家里开展“临终关怀活动”,例如助念,帮助亡者解脱尘缘,往生极乐。

    另一方面,耀智法师主张加强佛教慈善事业的推进力度,通过举办各种慈善活动,发动四众弟子广泛参与到慈悲利生的活动中来,以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如节假日为读者开办义诊,保护动物,开展放生活动等等,并且成立了“大佛寺慈善功德会”,救助贫困、受灾地区人民的生活,救助失学儿童等等。多年来,大佛寺在扶贫济困、恤孤助残、自然灾害救助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据不完全统计,大佛寺自1996年开放至今的十多年中,已累计向社会捐助近千万元。接下来,耀智法师还将组织广州佛教界前往台湾,认真学习台湾佛教服务社区的优秀经验和做法,走进社区,服务大众。


                 (耀智法师向信众主讲“缘起和谐”的讲座)

广州市佛教协会   |   邮政编码:510170   |   E_mail:admin@gzfjzx.com   |   粤ICP备16122627号-1 |   公安备案号:44020503002685
联系电话:020-81068200   Copyright@2010-2011广州市佛教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X